我是优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趣读小说网www.quduxs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夫人。”

清晨的阳光从薄窗透过,将摆放在桌上的物品打在地上,形成一道道黑影。

门外的脚步声随着落叶缓慢靠近。

苍舒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有些懵地看着天花板——她好像忘记了一些事情,说不上是什么事,但总感觉不记起来,会让她后悔。

是什么事呢…

苍舒下意识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虎口有许多茧子,算不上漂亮。

“夫人。”

门板被人用单指节叩响。

苍舒听见声音一愣,下意识抬头朝那望去,随即,眯了眯眼,有些茫然地轻‘嗯’了一声。

她看不清男人的脸,像是光晕糊在他脸上。

正疑惑着,面前人又开口道:“夫人,都说了不要眯眼,怎么还眯眼睛”男人顺手将背着的木筐给扔至在地上,走上前就要轻抚过她的眼睛:“医师说了,你要好好休息,才能看清。”

苍舒:“……”

苍舒下意识的往旁撇头。

男人的手僵在空中,可面上的表情依然在笑。显然,他的脾气极好。

气氛沉默,他道:“夫人,你能不能不同我生气了,我答应你,以后绝对好好照顾自己,不会在未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去救人。”

苍舒不吭声,继续看他,漂亮的眼睛没有任何情绪。

男人只能无奈道:“以后我一定先照顾好自己,再去管别人,我发誓。”

他的声音铿锵有力,即便她瞧不起他的面容,但凭他的语气,就能知道他的决心。

苍舒收回眼,看着他身体其它部位,忽地问:“你的伤口还疼吗”

他咧出大大的笑,握住她的手往他伤口上摁。苍舒并未躲闪,反而任由他动作,感受他身体凹凸的纹路和被包扎的口子。

没骗人。

苍舒垂眸,掩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伤口,忽地开口问:“疼吗”

“疼。”

他毫不犹豫地点头,又笑着抱住她,将头埋在她的颈部,道:“不过有你在,我就不疼了。”

“……”

苍舒浑身一震,眉毛再次皱起,没有任何动作。

他还埋在她颈部哼哼唧唧地说话:“你看,我跟你这么一抱,我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充满了力气。”

苍舒略微有些不自然,在她的记忆里,他们二人是患难的夫妻,极为恩爱,像这样的拥抱,她每天都会和他上演十几次。

可是为什么…

苍舒侧头望向他,那双垂在身侧的手碰了碰他的脸颊。随即,转至他的胸膛,用手轻微地推搡。

男人发现了她的推搡,往后退了退,歪着头问:“怎么了,不舒服吗”

苍舒揉了揉后脑勺,点头道:“是有一点,起来的时候,脑子特别疼。”

“我帮你揉揉”男人端正坐好,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膝盖,“夫人,躺上来吧。”

苍舒盯着,稍犹豫一会儿,随即头枕在他的腿上。

男人的两根手指轻巧揉着她的太阳穴,晕晕乎乎的,让人浑身使不上力气。

苍舒闭着眼睛,手握着他的腕骨,突然问:“你能不能讲讲我,你初见我时,对我的印象”

头顶上传来好听的轻笑声。

苍舒不解,刚想睁开眼,便被男人给捂住。

面前完全是一片昏暗,她听到他说:“初见你时,你正在跟你父亲理论,说你想学剑。”

苍舒下意识问:“我有父亲——”话说出来的那一刻,便便发觉这么问有些不对,只能改口道:“我的父亲,他身体怎么样了”

“很好。”

男人好似并未发现不对,只继续给她揉着太阳穴:“如果你想他们,我们改日下山,去瞧瞧他们”

听见这句话,苍舒下意识吞咽了唾沫,有些小心翼翼又带有期盼地问:“可以吗”

“当然可以。”男人笑着说,“正好岳父岳母几天前还同我说想你了。”

苍舒没应话,只是笑了下,转移话题道:“那我学了剑吗”

“学了。”男人继续不慌不慢地说:“但是你这姑娘学什么东西都是三分钟热度,刚开始还好好的,后来嫌学剑太累,就没再提过剑。”

苍舒隐隐约约觉得不对,她摩挲了一下手心的纹路和茧,反驳道:“可我感觉——”

“感觉什么”

男人用手点了点苍舒的额心:“虽然你学起来快,可这东西到后面会变得危险,你自己不想学倒是顺了岳父的意,他也不想让你学,怕你受伤。”

苍舒:“……”

“然后呢”苍舒继续问,怕被不妥,又补充道:“你还没说对我的印象。”

男人控制不住笑起来,他将苍舒半搂在怀里,笑声随着胸腔震动,传入她的耳内。

他说:“第一次见你,没有其它的任何事,当时你背对我,吵着要学剑,我笑着刺了你几句,结果转过身看见你的容貌,还稍愣了一下。”

他停顿了下,听语气好像真的沉浸在回忆里。

“我当时在想,世间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姑娘。”

“于是我,”他刮了刮苍舒的鼻子,“找了个算命的,让那人说我和你是天生一对。”

“……”

他每说一句,记忆便会浮现在苍舒脑子里。

“你当时是个娇纵的仙子,听这话不服气,拿剑刺在我心口偏左的地方,气势汹汹地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然后,你踹了我一脚。”

“我当时啊,气得再也不肯理你,就算别人说你同我相配,我都会冷嘲热讽说回去。”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沧海

沧海

镜中影
云沧海的出生,就是为了延续身为巫族命定天女的姐姐的性命,每年月晕之日,以体内三成血喂进姐姐口内,压制天女体内的作祟邪魔。而沧海因此,需长年住在阴冷的巫山之颠,以食香兰草延续生命,待生命力恢复旺盛时,又是献血时……周而往复,十五年过去。云家次女的血治百病之说风传天下,使之成为各族尽相争夺目标。世人对云沧海的掠夺,皆因可治百病的血液……新书请关照
都市 完结 54万字
男主的小心肝

男主的小心肝

废材阿叔
甜文,甜文,甜文!打死不改文案!不甜你咬我!
都市 连载 40万字
风华无双之侯府大小姐

风华无双之侯府大小姐

一个胆小鬼
新作品出炉,欢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说阅读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够喜欢,你们的关注是我写作的动力,我会努力讲好每个故事!
都市 连载 39万字
猎户的娇妻

猎户的娇妻

小猪zero
颜叶心想,自己好歹也是村里教书先生的女儿,模样在村里也是顶顶好的,谁知竟被自己爹爹的学生给退了亲,这让她如何受得了?眼看着都已经是十八岁的老姑娘了,娘亲整日担忧她嫁不出去,却在无意中遇到了一个刀疤脸,她烦不胜烦,那人却缠了上来,等颜叶自己靠近的时候,他居然还跑了!“撩了就想跑?没门!”颜叶打包好自己追了上去。平常人家的平淡日子,看大龄剩女如何撩动一颗老男人的心~
都市 完结 70万字
被拐后,我反拐西域少主回中原

被拐后,我反拐西域少主回中原

千丝戏
叶昭榆生来便是天潢贵胄,她觉得她这辈子一定拿的是团宠剧本,于是果断选择躺赢。却不料一朝在阴沟里翻了船,被人拐卖到了西域,还一不小心被送到了有着鬼蜮修罗之称的疯批少主床上,她瞬间开启了苟命加逃跑模式,势要逃回中原,拿回属于她的一切。当一朝逃跑被抓时,她果断亮明身份,并扬言如果不将她送回去,她中原铁骑必将踏平西域。那人却大笑一声,眼尾沾染着疏狂与肆意,“按我大漠的规矩,管你是公主还是皇子,入了我的少主
都市 连载 65万字
殿下,你是我的

殿下,你是我的

d墨墨
女穿男双强陆南知轻声的调侃道:“殿下,真不考虑考虑”。箫欣瑾眼神瞄了他一眼,“驸马要是你还满口胡言乱语,以后还是歇在书房好了”。………………后来呀!陆南知看着面前的人轻笑道:“瑾瑾,今晚让我回房好不好”。箫欣瑾手扶着腰颤颤巍巍下床瞪了一眼不怀好意的人,“不行,未来的几天你就睡在……”陆南知连忙堵在她的唇,不让再她说下去。无力介绍请看正文。
都市 连载 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