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趣读小说网www.quduxs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说不出的暧昧以及色气,何言朗目不转睛盯着林清欢。

她浮于表面涂着,根本不敢深入碰触自己。

何言朗低沉好听嗓音,让她听来只觉得噩梦,“你涂个什么里面一点。”

他只单单这一句,林清欢全身再一次烧了起来,她明明已经侧过了身子,何言朗仍旧看得到。

索性,林清欢一不做,二不休整个人直接背对着何言朗。

在何言朗看来,林清欢根本不敢碰自己那里。

“你了解自己的身体吗你在羞耻什么你父母不是老师吗没有教过你基本生理结构药都不敢擦”

他倒是先埋怨起她来了。

林清欢怒了,回过头吼道,“你在这里我怎么擦”

是因为他在这里,林清欢放不开

“你昏迷的时候我已经帮你把擦过一次了,而且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没看过,没亲过...”

“闭嘴!”林清欢随手抓起枕头,朝人砸过去。

何言朗单手抓住枕头,然后随意扔在了床尾,走至床边,从背后揽住林清欢,语气温柔宠溺,“欢欢,我想给你擦药,这一次弄疼你了,我很抱歉,你让我给你擦好不好,这样子我心里会好受点。”

好受他有什么好受不好受,遭罪要死的是她。

她肚子疼得生不如死,求何言朗放过她的时候呢他没有。

浴缸里她早就没了力气,又疼又累直不起腰的时候呢何言朗仍旧没有怜悯分毫,抓着她的胳膊,像要弄死她一样。

洗漱台上冰凉得要死的触感,冷得她要死,肌肤一次一次生硬摩擦着台子,疼得她半死。她哭着哀求,而何言朗仍旧没有放过她。

...

那不是欢愉,更像是一场原始动物本能的发泄。

没有任何尊重,是绝对的上位者对下位者的压迫与掌控,是他爽了舒服了就行,根本不管她死活。

林清欢算是明白了,在何言朗这里,她连个人都算不上。

何言朗温热的气息在林清欢周围萦绕,不知不觉间,他的手已经覆盖上林清欢拿着药膏的手,低声在她耳旁诱哄,“欢欢,求你了别生气,我给你上药好不好”

林清欢拽着药没松手。

不想。

见她仍旧没松口,何言朗继续温声细语哄着,“下午我不对,我都弥补你,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钱,还是包,房子,跑车,钻石以及金子,我都可以给你”

林清欢的眼泪再一次流了下来,不带他这样羞辱人的。

“想要你、离我远点!”她字字泣血,一字一句说出来的。

何言朗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抓林清欢胳膊的手加大了几分力气,机械重复着,“再说一遍!”

“想要你、离我远一点!”

她再一次重复,语气疏离,态度坚决。

何言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敢再逼林清欢

他平息了好久心情,搂着林清欢贪婪享受着她身上的香味儿,只抱着人才觉得安全,心情才终于慢慢平静了下来。

“好,把药给我,擦完我就送你走!”

林清欢松了手,药膏落到了何言朗手上。

她的语气平静极了,却带着一股要死的威胁,“敢骗我,我和你没完。”

“不骗你。”

何言朗帮着林清欢躺了下去,半跪在地板上给她擦药。

里面的伤真得很严重,何言朗将药膏沾到手上涂匀开来,然后就小心翼翼触碰着,每碰一下,林清欢抖一下。

她却始终不肯喊疼,只全身紧绷着,双手紧紧拽着床单。

“疼你就说!”

没人回答他。

十来分钟以后,药已经擦好了,何言朗起了身子,林清欢也坐了起来。

夜晚天气明明是凉的,她上半身又只一件内衣,额头和锁骨却冒出了丝丝冷汗,连触碰都觉得疼痛的伤口。

定眼一看,刚刚躺过的地方,床单都湿透了。刚才难怪没说话,原来一直都在哭。

水做的吗这么爱哭。

何言朗呆呆站在原地看着林清欢,一时不知所措。

林清欢却是不再看他,下了床,光脚踩在地板上,径直向他的衣帽间走去,衣橱里衣服很多,看来他应该也常住这里。

随手拿了一件卫衣和一件休闲裤子,又大又长,好在林清欢不矮,也勉强能够支撑。

何言朗站在衣帽间门口,“晚饭吃了我再送你走。”

“不。”一刻也不想与他多待。

何言朗叹了一口气,“那我送你。”

林清欢没再说话,她知道这件事就算拒绝,何言朗也不会同意。

她顶着一双哭得红肿的眼睛走到了客厅,林深瞧着她,欲言又止。

林清欢似乎想起了什么,从兜里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一本书和笔记本,走到了林深面前,她的嗓子有些许喑哑,但很温柔,“深哥,可以给我签三个名吗我舍友很喜欢你。”

何言朗眉头皱了起来。

林清欢唤林深,深哥那他以后是不是也得唤他一声哥。

他盯着林深,暗地里不爽,林清欢都没叫过他哥哥。

林深一怔,看着何言朗没敢接。

何言朗示意了才接过林清欢的书和笔,行云流水般落下将自己的签名。

林清欢大概知道他就是前世界散打冠军了。

书上一个签名,笔记本上两个。书送给文怡婧,笔记本上两页就送给简言和颜夏,也算是离开之前最后一个礼物

林清欢知道,文怡婧一定很开心,但简言和颜夏不是真的追林深,就送他们一人一套大牌口红就行。

“谢谢你。”林清欢微微鞠了一躬,向着玄关大门走去。

何言朗意味深长看了一眼,跟了上去。

林深总有一种感觉,二人像是走到了尽头。

下午那场欢愉,林清欢在电话里喊着救命。他人来的时候,清楚听见了卧室里那些时大时小的哭喊。

少爷的体魄是异于平常男人的,在散打以及格斗上,何言朗绝对称得上业余选手里的路人王。

林清欢虽高却瘦,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何言朗真要折磨起人来,应该是让人难受的。

估摸着时间,林深去找了医生,然后看到的就是那样一副惨淡的迹象。

不顾人死活的欢愉,这样的少爷还真让人感到可怕得很。

少爷活该,林清欢没给他好脸色看。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借婚1314秒:豪门绝宠娇妻

借婚1314秒:豪门绝宠娇妻

许亦情
一纸婚书,两本结婚证重新将某男女捆绑。“赫先生,我对你没感觉,我只是应了父母之命!”赫岁动了个委曲求全的念头,把颜静好娶回了家,哪想这个婚前说不爱的傲娇女人完全赖上了他。“赫先生,太太……她和人家打赌花巨资买下了两个大型商场……”“这小女人还知道帮我花钱?挺好的!”赫岁挑了挑眉。
都市 连载 49万字
都市剑说

都市剑说

华表
异界回归的李大魔头,反封建迷信协会成员,兼职斩妖除魔,从心理到生理专治各种不服。 作者是中央八局关注第四类人员,主角是第五类人员,侬晓得了伐!
都市 完结 514万字
入骨暖婚:娇妻有点甜

入骨暖婚:娇妻有点甜

柠乐思
原本是千金大小姐的她,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是那个站在金字塔顶尖的男人收留她照顾她,原以为他是她一生的温暖,谁知原来是无尽的深渊……
都市 连载 176万字
炮灰养成攻略

炮灰养成攻略

米思三
只不过想偷偷跑出基地去玩,这肉墙是怎么回事?堵住去路不说,还拉着自己跑了起来。“喂!你别拉着我跑,我又不是犯人”米汐架不住眼前一米九的高个力气大,硬是被拖出基地外。“你不是犯人,你是我的人”男人酥心的声音传进耳朵里。米汐双颊迅速爆红,竟带着他离开了………PS:推荐好友真孤道《唐晟春秋》,好看,支持下!!!
都市 连载 61万字
绝世龙婿

绝世龙婿

流氓鱼儿
他是无敌战神,南境一战,惊破十国联军胆;他是暗夜冥王,让无数屑小魂飞魄散;退隐都市,他还是美女总裁的上门女婿。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且看赵天命如何纵横都市,破万千强敌,唤醒绝世血脉,怒踩修仙之路,破那万年封印,终至万世之巅峰!
都市 连载 45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