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趣读小说网www.quduxs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李世忧打来电话的时候,何言朗刚从酒吧出来。

“少年,看今天龙城新闻了吗”

“嗯所以我大伯家最后出资多少收购了远洋电子科技。”何言朗问着。

在三顺与万宇集团这场收购恶性争夺之战中,他是引路人,以身入局,拔高二者收购价格。

但何言朗知道,最终只会是,也只能是大伯收购成功。

李世忧只是短暂的震惊了一下,所以何言朗并没有看到最终报道新闻,但是事情朝着他预料的一样发展着。

“824个亿,这可是高出远洋电子科技市场估值整整两倍的价格,为了收购这个,你大伯家可谓孤注一掷,整个集团的钱都搁这儿了。”

何言朗轻声笑着。

“老爷子大概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女儿,竟然把手里股票卖掉转身去投资帮助自己死对头万宇集团来对付自己大哥,现在你手里不止有你三姑抛售的股票,还有你二伯卖掉为了帮助你大哥的那份。”

真的再没有比何言朗更会赚了,不费丝毫吹灰之力,就拿下了三顺集团百分之四股票。

“咎由自取。”

“你还这真是冷漠得不近人情若是老爷子知道这一切都是你这好大孙儿做的,不知道老爷子脸上表情该如何精彩。”

“那得等他知道了再说。”何言朗无所谓。

李世忧想着从前,十九岁的何言朗站在三顺集团大厦对面的写字楼上,他在何言朗身后,问着何言朗,“你是想让我帮你成为继承人”

少年却是没答,嘴角上扬勾勒着自信的笑容。何焱赫的三顺集团从来都不是何言朗的目标,他也不稀罕成为集团继承人。

如今想来,少年的野心,不止于此,而是比天还高,比地还阔。

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何言朗眉头微皱,但也知道是谁打过来的。

“挂了。”他对着李世忧说道。

电话被接起,是医生的声音,“先生,她醒了。”

很简单却足够激起何言朗内心的波澜。

“给她弄点吃的,我马上赶回去。”

三十分钟的路程开到上京大酒店,只用了十来分钟。

房门被打开,医生和林深都在客厅,何言朗进门第一句话是,“她吃东西了吗”

林深摇了摇头。

他又继续问道,“人呢”

“房间里反锁了门,不让我们进去。”

何言朗径直向卧室走去。

身后医生说到,“先生,她也该换药了。”

何言朗走到了卧室门口,敲了敲门,对着里面人说,“开门!”

他给了林清欢几秒时间沉默,见着里面人没有动静,而后再一次开口说道,“怎么,你要让我找人把这门拆了”

房门里有了动静,似乎是林清欢下床的声音。下一秒,门被打开了,映入了那张小巧精致的脸,满脸泪水。

只是一瞬间,林清欢又回过头,爬回了床上,坐在床头,抱着双腿。

何言朗将房门关上。

只是这个关门的动作,让林清欢抬起了头,倏地脸就白了,好不容易平静的心情瞬间猛烈跳动着,压抑、恐惧瞬间涌了上来。

她不可置信看着何言朗,嘴里哀求着,眼泪大滴大滴滴落在白色床单上,打湿了一大片,“求求你,不要碰我了...真的不要...”

他做什么了不就是关个门,就给她怕成了这样。

何言朗怔在原地,心疼得像不能呼吸一般。

“我不碰你,我给你擦药。”

他拿起桌上的几大盒药膏向林清欢靠近,然后随手将药放床上,转身走向浴室去洗手。

只是刚踏进浴室,身后就是女人跳下床,逃跑的声音。

何言朗推开浴室的门,“嘭”的一声浴室门由于他的愤怒被狠狠带上,林清欢已经拉开房门,朝着外跑,他快步追了上去,在走廊上抓住了林清欢胳膊,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

林深和医生就站在对面,看着何言朗把林清欢又抱回了房间,听着女生绝望地哭喊着,“我要回学校...我要回学校...”

林清欢知道,对面有两个人,但都是何言朗的人,没有人肯帮她。

“嘭”地一声卧室门又被重重关上,林清欢被扔回了床上,她几乎半跪着,再一次哀求道,“求求你,求求你,别碰我了,我真的好疼...”

就恢复了这么点儿力气,她也非得折腾完是吗。

何言朗不知道,这场几乎窒息强硬的欢愉,给林清欢到底留下了多重的心理阴影。

见她哭得可怜,何言朗原本因她想逃跑升起的怒气,此刻也荡然无存了,只是好言好语哄道,“把药擦了,饭吃了,送你回去。”

林清欢抬头看那人,那张如此妖孽的脸,此刻却让林清欢觉得害怕极了。

何言朗已经坐在了床沿边上,拿起了药膏,伸出了手,示意林清欢过来。

她说,“我自己可以擦。”

“你的条件已经提了,别再给我说其他的。”

一瞬间委屈又涌上了心头,她的身体,凭什么任由何言朗掌控,眼泪又大滴大滴往下滴落。

“再哭你就别回去了。”

林清欢硬生生把眼泪憋了回去。

“过来。”

林清欢小心翼翼挪了过去。

“睡衣脱掉,躺好。”

林清欢咬着牙齿,慢吞吞脱掉了睡衣,乖巧着躺了下去,只是全身止不住在抖。

何言朗与林清欢,并非是第一次,是很多次。这一次,林清欢的应激反应却是格外强烈。

只是手掌抚摸上替她擦药,她就抑制不住抖,还流眼泪。

何言朗只当没看见,目光落在了林清欢白皙的皮肤上,她全身大片青紫以及红肿遍布,甚至某些地方还有摩擦出来的一些细密小口子,冒血丝那种。

何言朗记得林清欢这些伤是怎么来的,想来应该是洗漱台以及浴缸里。

好在上过一次药,已经消肿了不少。

一大盒药膏擦完身上便只剩下小半盒了,何言朗换了一盒药,准备回给林清欢擦隐私处的。

“把这个脱了,张开!”

林清欢惊恐睁开眼睛。

小内内

“嗯”何言朗回敬她的目光,“医生说下面撕裂得严重,擦点药好得快一点。”

他倒是挺轻飘飘一句,受罪疼得都是她林清欢。

林清欢起了身子,“我自己来。”

“你看得见吗”

“我感受得到,我知道那里疼。”她倔强,且不容他拒绝。

“你要自摸”他讥诮。

林清欢耳根子红了起来,这男人这时候都能说出这样下流的话来。

“行,”他把药膏扔给了林清欢,“你自己擦,我在这看着。”

林清欢拿着药膏怔着没动。

何言朗环抱着双手盯着她,也一动不动。

林清欢真讨厌何言朗这咄咄逼人,恨不得逼死她的样子。

何言朗以为林清欢会求他,她脸皮这么薄的人,怎么肯当着人面给自己那里上药。

林清欢没开口,最终心一狠,褪下了唯一的遮挡物,当着何言朗的面自己擦了起来。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时光让我来爱你

时光让我来爱你

苍木岚
媒体面前,有人问到,“顾少,您身家亿万,为什么还要这么拼搏?”顾某少对着镜头微微一笑,“养老婆,我怕我没钱,我老婆不要我了。”媒体众人:好一把热乎的24k纯金狗粮!于是,顾少老婆拜金女石锤了!在全城女人感叹顾少居家好男人的同时,不少人疑惑顾少口中的老婆是何方神圣,能将这朵高岭之花变成可狼可奶的完美老公。------重新再来一遍的沈*拜金女*陌,深刻的感受到了没钱的痛苦。虽然她的名声在大佬圈中赫赫有
都市 连载 125万字
穿成继母后,我改造全家种田忙

穿成继母后,我改造全家种田忙

悠闲小神
秦瑶一睁眼,从末世穿到一名古代农妇身上。家里四个继子嗷嗷待哺。一个除了美貌一无是处的混混相公上窜下跳。家住茅草屋,缸无半粒米,一家子瘦骨嶙峋活似难民。这就算了,居然还有人上门来要债!秦瑶怒从心头起,一脚把混账相公踹出去,“要债大哥,麻烦直接给我打死!”四个继子:!!!世界清净了,秦瑶挽起衣袖怒发家。狩猎、扛包、杀马贼,她是样样顶呱呱。就是这种地,面朝黄土背朝天,就连在末世里摸爬滚打过的顶级强者也连
都市 连载 189万字
魔法师的直播囤货日常【无限】

魔法师的直播囤货日常【无限】

来三斤枇杷
黑暗系魔法师梨漾有三个愿望:一是随心所欲不受歧视地活着;二是努力修炼,把之前欺她辱她的人都踩在脚下;三是搞清楚什么是光明,亲眼看一看真正光明的世界。*后来,神灵陨落,世界大乱。为了活命,梨漾被迫参加了造神游戏。在这里,环境恶劣、危机四伏。可同样在这里,向来被视为“不祥”的梨漾第一次见到明亮的新世界;第一次听到别人对她说:“你值得被爱”;第一次触碰她梦寐以求的光明;第一次结识很多有意思的朋友;第一次
都市 连载 52万字
莲花楼之花飞映荷清

莲花楼之花飞映荷清

美美与和和
点,未尽的花烛,再反复,彻夜难眠共度,见,重新认识的故人,同来时路,不必同归途。你说人各有命,李相夷、李莲花,终是希望你能过上开心的生活,不再让人那么心痛。方多病和笛飞声终于找到了李莲花,他的状态还不错,一人居住在草屋里,还给自己煎药。天机山庄,那是方小宝你的家,金鸳盟,那是笛盟主你的家,小草屋,是我的家。于是,笛盟主在李莲花的院子里给他盖了一座小楼,从此以后这里成为了他们三个的家。碧茶之毒,笛盟
都市 连载 36万字
重生巨星萌妻:总统,超霸道

重生巨星萌妻:总统,超霸道

夕照L
【双重生欢脱甜宠爽文】为救陆君临,秦汐死了!然后,她竟然重生到六年前,在她爱上陆君临之前!这真的是……太好了!她终于不用再顾虑陆君临,可以肆无忌惮报复那些害她的渣渣们,夺回秦家,拍电影,成为巨星名导,站在云端俯视曾羞辱过她的人。她还要找个帅到飞天遁地心里眼里只有她的小哥哥,谈一场两情相悦轰轰烈烈的甜蜜恋爱!可是……秦汐看着那个渐行渐近的帝国总统,对方黑着脸将她咚在墙上:和别人谈恋爱?休想!【重生的
都市 连载 77万字
重生女王很强势

重生女王很强势

纥曦
以一人之力单挑百万雄师,百万雄师的消亡伴随着她一起流逝……本以为自己已经到了阴曹地府,可她一睁眼,竟然是换了具身体?巧妙的同名同姓,拥有着可怜的身世,而且还被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叔叔送人还债?!秦家不仅想吞了属于她的财产?渣妹老想着她身败名裂?渣男总是三番五次想要靠近?不好意思,她的大砍刀好像在蠢蠢欲动。她肆意果断,行事以快很准来形容;她富可敌国,手握世俗与修真界的经济命脉,坐拥上亿资产,用她对唐文
都市 连载 7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