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趣读小说网www.quduxs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兴许是真的累,林清欢一直没醒,连何言朗上药给她擦秘密处都是闭着眼睛昏昏欲睡,实在感觉到有异样也只是微皱着眉头。

他这次是真发了狠,没把林清欢当人,只顾着自己舒服,快乐了。

杀了我吧...

林清欢这话像魔咒一样,将何言朗死死禁锢着,任由心魔吞噬内心,变成邪念。

他失控了,所以造成了林清欢这个局面,像一个破碎娃娃一样,软绵绵瘫倒在床上,昏昏欲睡。

“欢欢...”

纤细的手抚上林清欢的额头,额头上半个指甲盖的一道口子,已经消了毒。

何言朗记得自己明明当时已经扶住了林清欢,也用手挡着了她额头,还是让她给撞到床头刮伤了。

其实不止额头,林清欢的膝盖,胸前,身体好多处都分布着淤青。

一场酣畅淋漓又热烈窒息的爱意。

何言朗就这样默默坐在床边守了二个多小时。期间医生来测过一体温,林清欢仍旧发着低烧,仍旧说不用在意,这都正常现象。

但何言朗纳闷,低烧就低烧,为何睡这么久丝毫没有要醒的样子。

他冷着脸问道,“二个多小时了为什么还不醒”

医生拿着体温计怔了怔,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太、太累了吧!”

她累什么,明明都是他在动啊。

冰冷的目光再一次投到了医生身上,盯得他毛骨悚然,浑身不自在,医生只想感叹一句:钱难挣,屎难吃。

“她应该是潜意识里还不太想清醒过来,多睡一点也好,有助于恢复体力,这体力不好就容易反反复复发烧。”

“潜意识不想清醒”何言朗重复呢喃着这句话,而后低头瞧着床上林清欢,一抹苦笑,“软骨头,这样子你就不想面对了”

医生前脚刚走,林深后脚就进来问他要不要取消今晚与何言屿的见面。

林深都来问了。

意思就是让何言朗暂时放下手头的事情,先陪着林清欢。

毕竟,一场闹得需要叫救命的性~事,林深并不认为凭何言朗三言两语,就可以再一次把人哄好。

搞不好,两个人彻底闹僵,再没有回旋余地了。

何言朗起了身子,并没有打算放下手头的事情,“安排人来照顾她,留我的号码,醒了让医生给我打电话。”

林深没再说什么,只得听着命令去照做。

天上人间。

何言屿早就订好了豪华包厢,点了上万的酒。

包厢里很吵,五光十色灯光暧昧极了,打在年轻男男女女身上,他们大声嚷嚷着,嬉笑着,扭动着腰肢,臀部,互相摸着,寻欢作乐。

何言屿今天罕见没有参与那波男女玩的游戏,只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喝闷酒。

有人觉得好奇,问着何言屿,“屿哥,今天怎么不和我一起玩了”

“没你这么变态的人和我们一起玩,感觉少了点意思,哈哈哈...”

何言屿放下了酒杯,看向了那男人,那目光很阴深黑暗,要不是他这张脸好看,谁看了不觉得变态,“怎么你想让我玩你啊。”

那人觉得屁股一紧,早就有传闻,这何言屿男女通吃,连忙说道,“别别...屿哥,我直男...”

直男

何言屿只是笑了笑,但在场所有人都觉得毛骨悚然。

何言屿起了身子,身形很高,随意拿起桌上几万块钱一瓶的酒,拧开,然后倒在了那个男生身上。

“谁把他身上酒弄干净了,十万块,仅局限于男生!”

包厢里起了兴奋的尖叫声。

“喔!”

有人吹着口哨。

“嘘!”

欢笑声此起彼伏。

顿时,有几个男生朝着那个男生扑了上去,吓得那男生惊慌失措,却是挣扎不开,被几个同性围堵着。

所有看热闹的人也都围了上去,在一旁尖叫着,乱吼着,堪称群魔乱舞。

气氛瞬间达到了高潮。

何言屿重新回了沙发,跷着二郎腿,整个人后背依靠在沙发,玩是没心思玩,脑子里只想着:二哥,怎么还没来。

想着想着,包厢门被人打开了。

何言屿坐直了身体,在狂欢的那群人也停止了动作,所有人朝着门口处看去。

是何言朗。

时间仿佛停滞了一般,连带着所有人的呼吸都漏了一拍。

何言朗好看的还真宛若神明降临人间,明明何言屿也与他眉眼处有三分相似,但偏生的,何言朗的气质就是看起来矜贵清冷,浑然天成。

何言朗少见的穿了黑色衬衫,衬托得整个人禁欲又野性,偏生的黑色衬白,两颗没系的纽扣露出了些许锁骨,看得何言屿喉头不自觉滚动着。

那裸露处的肌肤,还有几道暗红色的印记。

二哥虽来了,二哥却来迟了。

何言屿想着,二哥大概是和那咖啡馆的女人做过一场才来的。没来由得,原本因二哥来的好的心情因为想起那种场面,又烦躁了几分。

他应该高兴高岭之花二哥堕落凡尘才是,看着他为爱痛哭流涕,满身伤痕。

“二哥!”何言屿起身,还是挤出了一个卑微懦弱的笑。

何言朗淡漠看了一眼一个男的被几个男的扑倒在地,衣服被撕碎,各种齿印。

这杰作,除了何言屿那死变态还能有谁。

当然,他也没有管闲事爱好,只瞥了一眼,迈开了长腿径直向着沙发坐了过去。

包厢里很安静,静到甚至只有何言朗迈步子的声音。

那几个男生看向何言屿,也不敢讲话,毕竟何言朗这种人,他们头头儿何言屿都害怕。

上次何言屿被爆头的事儿,整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

何言屿朝着那些人暧昧笑着,意思就是继续!

有人开了头,有人便跟着去。

瞬间,整个包厢再一次恢复了热闹,但没有人敢来打扰坐在沙发上的这两个人。

何言朗坐在了何言屿对面,从兜里摸出烟盒子,用嘴叼出了一根烟来咬着。

何言屿很自然凑过去,把打火机打燃,给何言朗点燃了烟,像一只哈巴狗,颤颤巍巍的,不停叫唤着,“二哥。”

一口烟圈吐了出来,夹杂着二哥身上的梅子酒味,说不出的奇妙感。

何言屿坐回了自己位置上,规规矩矩,仿佛他就是单纯怕自己哥哥一样,“二哥,你找我有什么事”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随身系统:重生之全能女神

随身系统:重生之全能女神

岁熙
前世喝口水都要塞牙缝,好不容易攒点小钱准备好好过日子,就被车撞死了。重活一世,养父已经去世,家里一贫如洗,想安安静静种田都没机会。一朝惊喜,天降系统。你以为我要利用系统大杀四方,脚踩绿茶婊,拳击富二代?错了,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做手工,谁让我得了个生活系统呢!当然那些妄想继续害她的人也别想好过!唉,那个疯子,别抢我馒头,我自己肚子还饿呢!生活系统,顾名思义,就是辅助衣食住行的系统。原本傅瑜以为自己这下
都市 连载 86万字
重生异能:傅少甜妻太迷人

重生异能:傅少甜妻太迷人

花倾公子
重活一世,她凭借那只异眼,赌石,开矿,鉴宝,从最卑微的弃女,摇身一变成为了珠宝界的佼佼者。这一世,她放下情爱,只想让前世害她的人付出代价!却没想不留情债的计划,会被她之前救了的男人打破。一次被迫的比赛,一次陷害,她和他滚到了一起…“既然强占了我,那就要负责到底。”男人一改平时的冷漠疏离,语气中甚至有点委屈。黎若欢忍不住腹诽:堂堂Soul的继承人怎么活像个无赖?她抽了抽嘴角怒道:“我没记错的话,昨晚
都市 连载 53万字
隐藏职业造物师?举国助我造神装

隐藏职业造物师?举国助我造神装

醉饮西风
陆远穿越到全民转职的世界,开局转职唯一专属职业,造物师。造物师:你可点石成金,利用各种材料,制造装备、丹药、符箓、通关密匙,满级经验卷轴等物品……于是,陆远尝试造点物品。:当你不使用兵器,空手战斗时,全属性提升X10。:当你受伤后,恢复全部生命值,并无上限永久增加1点力量、体力、精神。:攻击时,削减目标100%的生命值。:服用后,可连升100级。:使用后,可选择二次转职的职业。……当看到陆远所造的
都市 连载 126万字
我靠摆烂救修真界啦!

我靠摆烂救修真界啦!

苏婉虞嫣柔
上官叶嫣柔/苏娇娇是一位医学博士,自己从小喜欢服装设计,写小说,看玛丽苏小说自己看过的小说名字叫我的满级师兄本宠书里还成了炮灰什么情况啊!这也就算了,怎么还成了废中品灵根还成炮灰了,到落月宗成了落月宗六师妹是小师姐的垫脚石来称拖女主美丽善良大方。上官叶嫣柔忍不了,就判出宗门。当个外门摆烂,一直想去云兰宗主宗门,而且云兰不知所踪。就只能去别的宗门,炼气上官叶嫣柔御剑带着林溪烨飞到越华宗,被长老看到想
都市 连载 82万字
音乐系导演

音乐系导演

俗人小黑
有故事的音乐,才是有灵魂的。歌曲背后的故事同样精彩!影评人:他就是个拍MV的歌手。知名歌手:我们顶多拍个MV宣传歌曲,他直接拍电影宣传,这能比?知名导演:我们的电影就差了一首歌。
都市 连载 365万字
随身空间的小毒妃

随身空间的小毒妃

醉蝶飞飞
【新文,《重生后我把夫君给踹了》已上架,女强1V1。】有一天,杨蕊被自己的手镯告知她并不属于现世,直到穿越回到属于她的世界……
都市 连载 15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