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趣读小说网www.quduxs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何言朗好看的眸子倏地暗沉了下去,深不见底,“那女人给你烫的”

他知道

也是,什么事情他都知道,愿不愿意帮她又是另一回事。

“去医院。”何言朗又改了口。

然后小心翼翼将林清欢从自己腿上放了下来,拉着她的手仔细端详着,伤口还未结痂,沿着被烫伤的中心四周蔓延泛红。

她的皮肤太过娇嫩白皙,所以最中间那团小小的烂肉看起来有些许触目惊心。

何言朗嘴巴轻轻给她吹着,眉头紧缩,丝丝凉气传到手部,那疼还真削减了那么一点点。

“有伤口也不说”就任凭他去抓她的手,等真碰疼了她的手,又不叫疼,就这样自个儿流眼泪,“你有自虐倾向吗”

林清欢没理何言朗,盯着他低着头小心翼翼给她手上吹气减轻疼痛,男人细碎的刘海倾斜了下来,遮住了一只眼睛,身上淡淡的檀香木气息在车里萦绕,领口处那抹口红印子又不合时机闯入了眼里。

她快速抽出了手,何言朗都没反应过来,盯着她一脸疑惑,“你又抽什么风”

“羊癫疯。”

他被气笑了,耐着性子再一次很温柔说道,“手拿过来,老公给吹吹就不痛了。”

“恶不恶心啦”林清欢是吼出来的,吼得何言朗一愣一愣的。

他微微调整了坐姿,高大的身影瞬间将林清欢笼罩住,又是单个音节的发音,“嗯”

林清欢目光落到了他衣领处。

何言朗侧了侧目,盯到了那抹口红印子,难怪林清欢三番二次往这儿瞧,是瞧着了这抹口红印子。

杜思楠那女人也挺心机的,似乎不懂他的规矩。

何言朗解释道,“抱了一下而已,咱们也扯平了,你不也给骆舟然抱了。”

抱了一下而已

是不是下一次就说,亲了一下而已,上了个床而已,怀了个孕而已。

原来,上位者做的所有事情,都如此云淡风轻,没有感情。

不,林清欢为什么要在意这些,她扯出笑,很淡地说了一句,“不,我嫌你脏而已。”

就真他妈够脏的。

她可以和何言朗上/床,即使知道他会和其他女人睡,和其他女人亲吻熬夜,她都可以假装不知情,反正眼不见心不烦。

但何言朗可恶就可恶在,明明上一秒还在和其他女生亲密,下一秒又想和她做那种事。

何言朗不觉得膈应得慌,她还觉得恶心呢。

他脏

何言朗瞳孔里像发生了地震,林清欢什么时候嘴巴也这么毒了,人一把被扯进了自己怀里,“嘴这么厉害,看来手是不疼了,去什么医院,直接去酒店玩儿啊!”

他表面风轻云淡,手上却青筋凸起,脉络分明,整个人已经暴怒到极点。

前面司机一愣

去酒店or去医院啊

“少爷”司机小心翼翼问着。

“听不懂人话”

酒店酒店去酒店,司机抹了抹额头冒出的冷汗,在前方调转过头,径直开车去酒店。

林清欢几乎是被何言朗半拖着进入酒店,他凑近她耳垂旁,气息萦绕,“你闹一下试试京市是没你在乎的人了是吗”

林清欢不懂这话什么意思,但她知道这话是威胁,具体威胁什么,她不懂,但她没有成本去和何言朗赌什么。

几日前何言朗在上京酒店留给她的一些好感以及希冀,在此刻也便荡然无存了。

酒店。

吻铺天盖地落了下来,情欲难控,何言朗还是难得抽出一丝理智,哄着。

“欢欢,乖一点,我不弄疼你。”

屈辱,林清欢从未觉得此刻如此屈辱过。

她睁眼瞧着男人那张脸,再好看又怎样,还不是让人觉得恶心得慌。原来无论多好看的颜值,也弥补不了心理上的膈应。

那张嘴,说不定几个小时前就曾抚上过其他女生的唇。

“你杀了我吧”

像是怕何言朗没听清楚,她竟然不知好歹又重复了一句。

“你杀了我吧”

...

看来,他何言朗还真不是什么好人。

混到这混上了,被喜欢的女孩子在这种情况下求着杀了她。

他脑海里出现了一个词,宁死不屈。

呵...

何言朗人生从未如此失控过,眸子里前所未有染出了各种复杂情绪,血气上涌,大脑一片空白。

手上动作却是没停过。

“想死还不容易”

“shuang死不是死”

林清欢被翻过身子,没有任何温柔可言。

何言朗疯子,彻头彻尾的疯了。

此后经年的每一次,一想到这一次,林清欢身体仍然止不住颤抖。

...

林清欢疼得牙齿打颤。

何言朗漫不经心打着电话,语气淡漠没有任何生气,嘴里却喘着,暧昧不明的声音,“把医生叫来,门口等着。”

“林深,救我,救我...”林清欢哭着绝望喊着。

这个时候还能求救

“少爷少爷...”林深试探性叫着,他还想说些什么。

手机却被何言朗挂断,随后手机随便扔了出去。

何言朗又对着林清欢说,“宝贝这里死不了,老公给你换一个地方,保证你死得快!”

疯子!

...

林清欢晕了几次,被迫醒过3次,最后一次又是模模糊糊,人被带着去洗了个干净,然后又被抱回了床上。

等把她一切收拾了妥当以后,何言朗才走出卧室门,去门口开了门。

“少爷。”林深唤了句,后面还跟了一个白大褂大夫。

何言朗心情不好,即使餍足以后还是肉眼可见的心情烂。

他让着医生进了卧室,似乎想起了什么,对着那医生说了句,“没戴t,给她打一针避孕针”。

自己则在客厅阳台点了一支烟,林深站在身后,想了想还是开口,“少爷...”

这才刚开口,何言朗不耐烦只说了一句,“滚!”

林深站着没动。

何言朗回过头,那脸色是林深从没看过的难看,光看看就让人胆战心惊,“怎么要我请你出去。”

林深转身出了房门。

身上烟味散尽,何言朗才进了卧室,大马金刀坐在沙发上,瞧着那医生给林清欢检查身体。

一切检查妥当以后,那医生才开始报告病情,“先生,她有点儿低烧,这是避孕针正常反应。”

“还有需不需要把这位女士送去住院,这私密处需要擦药,这里也没个护士。”

何言朗拒绝,“我来就行。”

那医生一怔,没说什么,有钱人就是会玩。

你说你又心疼人家,何必又搞这么狠。

医生简单说了一下药怎么用,擦哪里也就走了,“二个小时以后我还会再来测一次体温。”

何言朗没搭话,转身去了浴室,把手洗干净了,给林清欢上药。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福妻难求

福妻难求

玉非妍
从人人嫌晦气的棺材铺掌柜,到万民敬仰的一国皇后,一切,从罗叙妍遇上棺材里诈尸开始,而他,像极了前世杀了她的那个人。
都市 连载 60万字
晚到的情书

晚到的情书

晴舒
[简介]琉璃之色,宛如我们爱,是你我之间一直以来的牵绊的牵绊。(男)吾爱,我翻山越岭只为再见你,…
都市 连载 43万字
重生暖婚:顾少,碗里来

重生暖婚:顾少,碗里来

可乐加冰块
上一世顾西洲宠她爱她护她,许知意却恨极了他,一心想要逃离,最后亲眼看着他死在自己眼前。重生后的许知意作风大改,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宠得了夫,暖得了床。管家痛陈:“少爷!事出反常必有妖!”秘书痛诉:“boss!这是美人计,您不能上当!”助理痛哭:“总裁!她心怀不轨,其心可诛!”某总裁淡定点头:“嗯,她心怀不诡,我就是不诡。”
都市 连载 150万字
情深不过一个世界而已

情深不过一个世界而已

小馨妍
薛小甜,一个梦想自己能够成为S市最厉害的女总裁,努力奋斗着却还是一个普通的小员工,从国外勉强留学回国后,在上班的时候“偶然”遇到了自己的初中同班同学席慕远,两人从相遇到成为彼此的蓝颜知己,再到后来,薛小甜一夜之间被冠上了Z国“最厉害的女总裁”称号。婚后,有一次一个记者采访席慕远,“请问席先生,您觉得您的太太哪方面最厉害?”男人回答:很漂亮!
都市 完结 58万字
惊世卦妃

惊世卦妃

九儿半醉
因一卦而生,却又因一卦而亡,前世的云九儿自始至终都是云相府的一颗棋子,一颗用来挡煞的人肉棋子!不被期待的出生,被人践踏至淤泥深处死亡!幸得苍天开眼,她一朝重生,踏着洁白的莲花退却一身淤泥站在万丈光芒下,她誓要云府上下二百八十一口人尝遍自己所受的每一份痛楚!只是她杀人,某男殷勤递刀,她打人,某男又派人进献良计......望着不惜得罪天下人也要把自己护在羽翼下的矜贵王爷,她终于问出口:“为什么?”岂料
都市 连载 93万字
开局分手,系统让我唱赤伶?

开局分手,系统让我唱赤伶?

一石二鸟
前世,林逸屹立在娱乐圈的巅峰,却被人陷害和某女星出入酒店。自那以后。他的人生坠入谷底,更是被人陷害出车祸而亡。但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林逸意识到,自己穿越了!穿越当天,林逸直接绑定神级娱乐系统,开局获得!魔都娱乐学院的迎新晚会上。林逸展现出自己的神仙嗓音,一首直接燃爆全场。更是引来大夏戏曲元老的点评!当等一系列的歌曲,出现在蓝星娱乐圈的时候。人们意识到,有一颗新星正在冉冉升起
都市 连载 12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