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趣读小说网www.quduxs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何言朗是早晨五点多到的机场,出口处没看到林深,倒是瞧见了废物何言屿。

他直接无视,掏出手机准备联系林深,何言屿却自个儿凑了上来,献着殷勤,“二哥,我来接你的。”

他并不觉得自己与何言屿关系很好,倒不是因为家族利益,就单纯看这人不顺眼。

“人呢”电话接通,他懒散问着电话对面的林深。

林深答着,“少爷,车子开半路抛锚了,我重新派了人去接你了,应该还有几分钟就到。”

“不用了。”

林深也不再多问。

何言朗挂掉了电话,看都没看何言屿一眼,“车呢”

何言朗不喜欢等,这一点他还是从小到大都一样。

何言屿勾着嘴角笑,伸手去拉何言朗手里的行李箱,他的手碰着了何言朗温热的指节,心头一悦。

何言朗松开了手,便把行李箱扔给了何言屿,自己落得个轻松。

“二哥,蒋遇那事儿真和我没关,他们打电话叫我去玩,我也不知道他们绑的是你感兴趣的那妞儿。”

“哦”何言朗侧过头,嘴角扯出笑,只是这么盯着,何言屿就忍不住发抖,“你大费周折来这里就是为了给我说这。”

“二哥,我怕你报复我。”他指了指自己额头,那里还有一条狰狞的疤,说着仿佛眼泪就要掉下来了。

废物!

他哀求道,“二哥,我从小到大都没挨过打,你也知道我这么废物,大半原因是我爸妈问题。爷爷虽然也讨厌我不喜欢我,但他从来只是罚跪,从来没打我,你打我真的好痛,我害怕...就像是...是要把我打死一样。”

他真他妈给何言朗挤出了两滴眼泪,瞧着那眉眼里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人,竟然在自己面前哭哭啼啼的,何言朗只觉得恶心。

“滚下去。”

驾驶座的何言屿被吓了一大跳,回过头,一脸疑惑,然后又可怜兮兮盯着他,那丹凤眼里还蕴藏着雾气,“二哥,我大清早来机场接你,你该不会要把我扔在机场吧自己一个人开车回去吧。”

何言朗已经下了车。

何言屿无奈走了下来,人刚下车,被何言朗拽到了一边,然后某人好不知羞耻,开着他的车拍拍屁股走了人。

瞧着那远去的车,何言屿带泪的眼里,却有了笑意,二哥还真是二哥,脾气一如既往的臭,也一如既往的不近人情

何言朗的车前脚刚走,后脚另一辆车又驶了上来,保镖从副驾驶下来,拉开了车门,毕恭毕敬请着,“小少爷。”

还好他早有准备,知道多半会被何言朗赶下了车,所以提前多备了一辆车。

何言屿上了车,拿出手机里面与林清欢的合影,仔仔细细瞧着手机屏幕上的女人。

就这么个女人,睡了他二哥。

少年目光忽而变得阴沉了下来,他人本就比较阴沉,在做出这么一副要杀人的样子,看起来更加阴深恐怖。

他抬眸,看见前面有一个车子正要从右边一个路口驶入这条干道,他连忙踢了踢驾驶座保镖的座椅,暴躁说道,“给老子撞上去,撞死踏马的一个sb,艹。”

...

地下车库里,林深已经在等着何言朗了。

何言朗下了车,将钥匙扔给林深,“找个人把车开去还给何言屿。”

“小少爷”林深诧异。

何言朗没说话。

林深跟着上了电梯,“少爷”

只唤了一句“少爷”,他又停顿了。

何言朗显得有些不耐烦,“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

林深深呼吸一口气,一不做二不休,一口气交待完了,“小欢欢被欧阳灵用烟头烫了手背。”

林深不敢再去看何言朗的脸色,说完他就很识趣自然低下了头。

那边却是沉默。

“叮”地一声,电梯到了10楼。

“现在几点了”

语气里听不出什么情绪,何言朗向来没有多大情绪起伏,但若是林清欢的事儿,越平静越可怕。

“六点十分。”一开始林深还不懂,何言朗为什么要问时间,现在算是明白了,应该是要去看人。

六点十分,她应该还在睡觉。

“少爷,你还是把重心从她身上转移走一些不然你这偏爱实在是太过明显了。”

是啊,明眼到何言屿那种废物都能看得出来。

越多人知道林清欢,她怕是日子越不好过。归根到底,林清欢的这些伤害都是他带来的。

“查清楚盯着她的人了吗”

“老爷子的人,老爷子似乎并不打算瞒着你,而是光明正大告诉你,他派人监视着。”

那里是盯,是赤裸裸警告。

“还有一批人,没查出来,不过最近已经撤走了。”

说明冷处理林清欢的事情确实是可信的。

何言朗有些疲倦了,看林深那黑眼圈,估计也好几天没睡好了,“你去休息。”

他转身走进了浴室里,冲凉。

欧阳灵拿烟头烫林清欢的事情,他不能出手,他越是装作不在乎,放之任之,林清欢才会安全。

可是,欧阳灵敢拿烟头烫林清欢,这件事情他怎么可能真的放过她。

找谁呢何言朗的脑海里不自觉浮现出了何言屿那张脸。

温水哗啦啦往下流着,何言屿电话接得也很快,甚至语气里还带有几分兴奋,“喂,二哥”

何言朗语气轻佻,“在哪里呢我的好弟弟。”

何言屿听得血脉偾张,这声“弟弟”他叫得可真够酥的。

“刚路上出了车祸,现在在医院包扎,不过二哥我没事,一些摩擦而已,对方可能比较严重,进icu了。”

“想不想和二哥和解”他并不关心他出车祸的事。

“想!”那边答得很快。

“那晚上天上人间见”

“好!”

...

何言朗挂断了电话,从未觉得何言屿这个废物能这么有用过,胆小懦弱,怕死又无能。

在家族里,何言屿永远是那个被嘲笑的,他玩出了x病,还差点儿被老爷子移出族谱,断绝关系。

啧啧啧。

何言朗不关心这些,只觉得他活该。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好!离婚后,她被首长宠成宝

好!离婚后,她被首长宠成宝

杨奕宸
苏南秀是一名三农博主,一直在农贸市场卖菜,却因一场毛孩子表演的杂耍丢了性命,穿到了七十年代不说,还成为一名脾气古怪,力大无穷的留守军嫂。在这物资贫乏,买什么都要票的年代,苏南秀大手一挥。不怕不怕,有农贸市场在手,钱钱往我包中走。至于那结婚后就没再出现的兵哥哥,苏南秀表示你快快的走,我只想做只快乐的单身狗。只是眼前的大帅哥,你总跟着我做什么?挥挥小手,“不约不约,男人只会耽误我赚钱的速度。”
都市 连载 59万字
阴鸷反派读我心给我亲,把我撩晕

阴鸷反派读我心给我亲,把我撩晕

今与紫
姜希死后穿到了一本古早狗血霸道总裁文,成了里面阴鸷反派莫时裕毫无感情的联姻妻子。小说里她的人设是高高在上,端庄优雅,落落大方的豪门少夫人。她每天都在努力维持人设,只等莫时裕主动提出离婚,拿着巨额离婚费潇洒走人。可是某天晚上,莫时裕洗完澡后,忽然听见了她的心声。“啧啧,莫时裕的腿真长啊,可惜后面为了救那个小白花把腿摔断了,后半辈子只能坐轮椅,抓紧时间欣赏欣赏。”莫时裕脚步一顿,氲黑的眸幽沉沉的看向自
都市 连载 66万字
三岁奶团:被迫受到全星际的宠爱

三岁奶团:被迫受到全星际的宠爱

柠檬闪闪
「团宠+治愈系+男崽崽+星际+养崽+娱乐圈+萌娃+轻松+系统+超甜宠日常!」祈安作为一只刚出生不久的许愿星,因为某些意外变成了三岁模样的小奶娃,从天上掉了下来。为了早日获取力量重返天空,可怜的安安被迫开启了帮人实现愿望的模式,只可惜,因为幼年他的法力不算太高。于是为了能早日回家,他打算寻求外面的帮助。然而面对直播并说话奶声奶气的安安。众人:这个崽崽好可爱!给我宠他,狠狠的宠!面对被欺负的小安安众人
都市 连载 56万字
重生八零娇妻威武

重生八零娇妻威武

南元
一个宠溺的大家庭,一个深爱她的丈夫,乖巧懂事的儿子,从小学习碾压同龄人,这样的人生美不美?然,姜贝贝一重生过来,面临的竟然是红杏出墙?原主当众告白她丈夫的上级,团长?介个?姜贝贝入坑之后面临艰难选择?继续朝着原主告白的清贵团长勾搭下去,还是来个浪子回头金不换?那谁?我们离婚吧?谢江南满眼执拗,离婚?做梦去吧!
都市 连载 160万字
剑气惊云录

剑气惊云录

中舍剑
魔由欲生,魔由恨生。剑因痴而锐,因爱而利,剑气纵横,斩妖除魔。 一个落魄少年,命运坎坷,生性纯良,终一生悟剑,碣石山初窥门径,泰..
都市 连载 28万字
极品贤婿

极品贤婿

韩东夏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都市 连载 35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