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林爱裤衩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趣读小说网www.quduxs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怎么回事!”庞弗雷夫人看着海格带着三个一年级生立马占据了医疗翼的大门,愤怒地低声吼:“海格!你又惹什么祸了!还有你们!”

庞弗雷夫人瞪向三个小孩,“又闯祸!”

“我很抱歉,”海格愧疚地拉着艾利斯塔上前,“你先给艾利斯塔治疗。”

“这孩子怎么了”庞弗雷缓了缓语气。

“我带他们去看禁林看枫叶蜂,他被蛰了。”

“禁林!”庞弗雷夫人突然尖叫起来,然后怒气冲冲地看向海格,“海格!你居然带这么小的孩子去禁林!”

海格低着头,十分内疚:“我很抱歉,我只是想让孩子们在禁林外边看望一下枫叶蜂。”

“结果让孩子被咬!你不知道禁林很危险吗!”庞弗雷夫人揉了揉太阳穴,“我忘记了,你觉得禁林里的都是小可爱。”

庞弗雷夫人看向海格,似乎觉得刚刚的语气有点重了,尽量平和地对他说:“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认为禁林里的都是小可爱,你是半巨人,不会那么容易受伤,但孩子们会。”

海格看着眼泪都要掉下来,声音哽咽:“我很抱歉……我知道了……我不该带孩子们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艾利斯塔觉得有点头疼,看了看庞弗雷夫人,又看了看海格,“庞弗雷夫人,这不能全怪海格,是我们想要去的。”

话刚说出口就被庞弗雷夫人瞪了一眼,“你现在最好想想你该怎么办!而不是担心别人!”

“让我看看。”庞弗雷夫人命令艾利斯塔坐在床上,施了一个放大咒仔细地观察着艾利斯塔受伤的手指。

“有点糟糕,被枫叶蜂的小尾巴蛰了,手指里面已经开始有积液了。”

“可以扎破手指让积液流出来吗”艾利斯塔问。

以往麻瓜的做法都是扎破水泡然后让里面的脓水流出来就可以擦药了。

“不可以!”庞弗雷夫人训斥他,“枫叶蜂的小尾巴除了用来排蜜以外,还有一种用处,它们可以从尾巴排出一种利于水叶虫交配的成分,进而繁殖,给它们提供食物。”

艾利斯塔愣在那儿,“对不起夫人,水利虫交配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问题可大了!”庞弗雷夫人给他肿大的手指头擦了某些液体,凉凉的,让艾利斯塔觉得不那么痛了。

“说明你需要去找一只水叶虫来吸食你指头里的积液!而它会以为在和你交配!如果你扎破积液!那将会有一群水利虫去找你!”

艾利斯塔抿了抿干燥的嘴唇,干巴巴地说:“没有其他的办法吗”

庞弗雷夫人板着脸看着他,直到艾利斯塔心慌得想开口说话时,她才慢慢开口:“另一种方法就是找到食液花,它们喜欢任何有液体的地方,可是——以前泛滥成灾,几乎被人们给灭亡了。”

艾利斯塔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命运扼住了喉咙,耷拉着脑袋看起来十分绝望。

“嘿哥们!只是被一只虫子认为是交配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弗雷德拍了拍艾利斯塔的肩膀。

“是的,一只虫子!”乔治笑着附和道。

“梅林!看看我,差点忘了你们两个!”庞弗雷夫人看向韦斯莱双胞胎,“去床边坐下,你们也要检查!”

“我们没被蛰!”弗雷德反驳道。

“夫人!”

“不管有没有,必须检查!”然后弗雷德和乔治都被庞弗雷夫人来了个全身检查。

检查结果令庞弗雷夫人很满意,面色都柔和了不少,“你们两个很安全,下次注意点,别再闯祸了!”

庞弗雷夫人训斥完双胞胎后,看向艾利斯塔,“来吧,艾利斯塔,准备好吗”

“嗯……我先问一下我爷爷家族有没有食液花……”艾利斯塔抬起头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看着她。

得到同意后,艾利斯塔在庞弗雷夫人面前写了一封快信送回家,然后被她勒令在床上躺着,避免受伤的手指被蹭破,引来一堆水叶虫。

很快温特尔回了信,说家里确实有一朵食液花,可是前段时间已经作为制作稳定剂的代价送给斯内普教授了。

梅林!他又要去找斯内普了吗

艾利斯塔看了看自己受伤的食指,又看了看床头边的水叶虫,他发誓宁愿顶着肿大的手指一星期,也不愿意抱着一只水叶虫一星期。

艾利斯塔看向进来给其他病人喂药的庞弗雷夫人,艰难地说:“斯内普教授那有一朵食液花……也许可以借用一下”

“海格去叫斯内普带着他的食液花来!就说有学生被枫叶蜂蛰了!”庞弗雷夫人对着海格说。

随即又转头看向艾利斯塔,严苛地说,“即使有食液花你也不能放松!使用食液花要控制好时间,食液花可是贪婪的生物,小心它将你的血液都吸食光了!”

艾利斯塔的脸微微发白,他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复杂,这很打击他对神奇动物的念头,要知道他看《神奇动物在哪里》的时候非常渴望去接触神奇的它们。

难道是因为他没有纽特的主角光环也没有海格的皮糙肉厚

“什么情况”门外匆匆走进来的高大男人板着脸质问,“你们最好给我解释清楚!”

“哦!斯内普你终于来了。我们需要你的食液花,艾利斯塔被枫叶蜂蛰了。”

“为什么不用水叶虫吸食掉那些积液”斯内普沉着脸,“而是用食液花这么珍贵的东西来处理这点问题”

“不,你不能——你不能让艾利斯塔抱着一只虫子上学,显然学生们会被吓到了,而且这也会招来枫叶蜂。”庞弗雷劝说道。

“不过是一个隔绝气味的咒语就能解决的事情——”

庞弗雷夫人像是被说服了一样收住了声音,看向艾利斯塔。

“不!我不想!斯内普教授,可以借用一下你的食液花吗很快就好。”艾利斯塔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斯内普转过头,装作没听见。

“拜托!我让爷爷再给你送一些珍藏药材好吗”艾利斯塔心疼自己家族的药材一秒。

“你这是公然贿赂你的教师吗”斯内普阴沉沉地看着艾利斯塔。

艾利斯塔立马换了个说法:“不!我是自愿捐赠药材给魔药课的学生们使用。”

“看在你这么慷慨的份上,”斯内普勾起了一抹假笑,“那么,现在跟我去禁林。”

“又是禁林!”庞弗雷夫人责怪地看向斯内普。

“我想食液花养在禁林里,庞弗雷夫人。”艾利斯塔在斯内普喷洒毒液之前解释道,“我们该过去了。”

“好吧。”庞弗雷夫人依旧有些不赞同他们去禁林,但不再阻止。“尽早回来,孩子。”

“好的,庞弗雷夫人。”艾利斯塔跳下病床,小心翼翼地避开伤口,跟上已经走出医疗翼大门的斯内普。

他跟着一声不吭的斯内普走出了城堡,经过了草坪,往靠近湖边的禁林走去。

因为这场意外而三番五次的折腾,现在太阳已经落下了,周围的光线开始暗了下来。

一走进禁林,艾利斯塔就失去了辨别方向的能力,周围都是树木草丛,茂密繁荣得看不到远方。

他只能紧跟着眼前人的脚步,以免自己走丢。

“停下。”斯内普施了一个荧光咒,在一条小溪旁的树下蹲了下来。“过来。”

艾利斯塔低头看到了那朵红色的、鲜艳的七瓣花,看上去很迷人。“这就是食液花”

“别碰花朵,它可比枫叶蜂厉害多了,”斯内普假笑道,“除非你愿意牺牲自我。”

艾利斯塔打了个颤抖,“那么我应该怎么做”

“受伤的地方!”斯内普伸出了一只手抓住了对方的手,皱了皱眉头,那根受伤的食指比之前更加肿大了。

他将艾利斯塔受伤的手指往花芯中间的尖牙上一放。

“嗷!”艾利斯塔只觉得手指一阵剧痛,收回来时受伤的手指已经消肿了,还流出了一些血。

“愈合如初!”斯内普挥了挥魔杖,然后甩了甩外袍站了起来。“好了,回去吧蠢货。”

艾利斯塔低头看了看治愈的手指,又看了看那朵花,花还完完整整的在树下,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蒙骗了!

那朵花还完整的存在,而他还需要给斯内普一些珍藏药材!

艾利斯塔恶狠狠地瞪着他:“斯内普教授!你太狡猾了吧!食液花完好无损着呢!”

“狡猾是斯莱特林的天性。”斯内普毫不在意地假笑。“我可什么都没说,是你自愿送上门的。”

shit!被摆了一道!艾利斯塔咬牙切齿,心底里告诉自己下次一定要坑回去!

军史穿越推荐阅读 More+
九剑玄心

九剑玄心

七月未满
是否存在一个地方可以躲避杀戮是否存在一个地方可以忘却过往当冰冷的现实刺穿了人们的心脏当末世的钟声敲响还有谁站在世人面前指引着光亮?
军史 连载 19万字
怒之仙

怒之仙

时间易无情
仙一怒,天下戮!这是一个仙魔共舞的时代,我是仙又如何,是魔又如何?成仙成魔一念之间!
军史 连载 3万字
青风缘

青风缘

路小径
清风缥缈是因为无根,风过无痕是因为无情。凌碧落踏上修仙这条路像是命中注定,可她自己却对修仙并没有什么执念。这个故事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女修寻找道心的故事。至于..
军史 连载 5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