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夏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趣读小说网www.quduxs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东方珩心中冷笑,又是个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主。

他抬眼打量眼前少女。

十五六岁的年纪,应比自己小些。

皮肤白皙,还有一副让人过目不忘的好模样。

可他竟然想不出,这人是谁

能来慈恩寺上香,又绕路走了马场,至少也出自三品以上的人家。

东方珩却没有一点印象。

不对,眼前少女,梳的是妇人发髻。

难道说那些蠢货,见送来的少女得不到他青睐,便换了法子

他倒要看看,这小姑娘打的什么主意!

东方珩急咳了几声,哑声道:“莫要污了贵人的衣服。”

林初好并不怕弄脏衣服,但恩人开口,她便愿听他的,不再上前。

她也打量眼前人。

那日在马车上,她只觉马车暖的不似平常人家的,可现下看他脸色苍白,像是带病在身。

她不由道:“你若身子有病,要早些瞧着。”

东方珩愣了一下,是那群傻子进步了吗

这次派来的人,竟真诚的,让他瞧不出什么破绽。

“贵人说笑了,您瞧我这样子,哪儿看得起病啊。”

看他样子,确实是无暇自顾的,林初好掏出荷包,拿出两块金子。

正要递过来的时候,起身环顾四周。见周围确实无人,才又俯身下来,谨慎问道:“你身上方便带这些吗”

送金子给他

难道她不是宫里派来接近自己的人

东方珩眯着眼,是安国派来的

见东方珩没回答,林初好把那两块金子,塞回了荷包。

又拿回去了

东方珩有点猜不透了,却又生出好奇,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

“小姐。”

起夏拿了点心盒,跑了过来。

正要把点心,倒给那个饿晕的太监手里。

却见小姐,拿过食盒。

当着那人面,拉开盒子底部的暗格,然后把自己的荷包放了进去。

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老爷一向教导族人,钱能保命。

而整个林家,属小姐最会藏钱。

不管是柜子,衣服,鞋子,吃东西的食盒,睡觉的玉枕,处处都藏着小姐保命的钱财。

可小姐怎么会把保命的秘密,告诉一个太监

起夏着实想不明白。

见小姐示意她,把点心盒一并送过去。

起夏照做,心里却还是懵的。

她把点心盒放到树下,瞟了一眼那病弱的太监,才发现,这人生的是怎样一副好容貌啊

起夏是林家的家生子,看惯了林家风度翩翩的大公子,和仪表堂堂的二公子。

却还是被这青年的容貌惊到。

明明是儒雅温润的气质,却生出一种邪性,让起夏背后一凉。

他不是威胁小姐了吧

起夏忙回头,向林初好看去,却听小姐轻声道:

“放在平常的地方,最保险。”

说完,便带着起夏,离开了。

东方珩没有动那盒点心,眯着眼,看向少女的背影,有趣。

“殿下。”暗卫从树上飞身下来,站在树后。

“安国的使臣传消息过来了”

“未曾,刚刚那位小姐,不是安国使臣,我见她的马车是永宁侯府的……”

暗卫犹豫了一下。

“怎么了”东方珩实在敏锐,只一个犹豫,便被他觉察。

“她车子被动过手脚,支撑不到回盛京。”

东方珩露了个笑,站起身,掸了掸身上的土,“一荷包的金银,值个消息。”

说完,便把食盒放到暗卫手里,从小路下山了。

“殿下,我去就行了,您的身子……”

“死不了,”东方珩冲他摆手,“你拿金子去买根人参,晚上炖碗鸡汤给我续命。”

“是,殿下。”

暗卫知道拦不住他,拎着食盒,消失在相反的方向。

“小姐,你到底怎么回事啊”

碍于前面有车夫,起夏不好直接问,可挡不住,她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神情。

“不是说,这里的事我们管不了吗他虽然可怜,但他总是个陌生人。小姐把钱给他就算了,怎么还让他知道了,藏钱的秘密啊”起夏压低声音。

“他不是陌生人。”

不是陌生人起夏实在想不出,小姐什么时候和这个犯错的太监相识的。

她们林家虽也做宫里的生意,可平时,她基本都在小姐身边,想不出什么时候,见过这个太监啊

难道,“是莺时陪着小姐的时候,见过的”

“他还救了我。”

“还救了小姐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若是救了小姐,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您定是认错人了。”

见起夏越来越迷糊,林初好解释道:

“我不是和你们说过那个梦,他,在梦里救了我。”

听小姐又提起那个梦,起夏心中难过,小姐梦中的境遇太惨了。

而且眼下,梦里件件事都成了真。

起夏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问道:“那位公子,是如何救小姐的”

“大雪夜,他带我离开了永宁侯府,葬在了江南。”

起夏眼眶红了,小姐还是回了江南啊……

“都过去了,”林初好拍了拍起夏,“会好起来的。”

“嗯。”起夏点头。

都过去了,她们顺利离开了宁恩寺,起夏好好的,都好好的。

“少夫人,有人拦车。”车夫突然高声道。

马车停下,起夏掀开帘子一角,竟是小姐刚刚说的恩人

“你是何人,竟敢拦我们永宁侯府的马车”车夫下车赶人。

“小姐,是刚刚那个太监。”起夏看向林初好。

“这位小姐,”车外传来东方珩的声音,“这车轴有问题,您怕是到不了盛京。”

车轴有问题所以上一世发生事故,不仅仅是一个巧合吗

“快走,快走。”车夫听他说话不吉利,直接赶人。

见林初好拉开帘子,车夫忙躬身道:“少夫人,莫听这歹人胡说八道。”

却听林初好道:“查查车轴。”

东方珩双手抱在胸前,眼角带笑,看着林初好。

林初好下了车,走到东方珩身边,“多谢公子提点。”

“少夫人,这人恐不是好人啊。”车夫情急。

“让你查,你就查!哪儿那么多废话”起夏板着脸道。

车夫知少夫人身边的起夏姑娘,最是不好惹,只好俯身去查。

“你就不怕我真是歹人,在这山中拦下你,抢了你的钱财”东方珩实在好奇,他本以为还要费上一番口舌,才能让林初好相信这车有问题。

“你若想要钱财,给你就是。”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穿成农门幼崽后,带领全家致富

穿成农门幼崽后,带领全家致富

瘦香娇
在末世苟活的云苓意外穿成古代云家的小幺女,家里男丁稀零,只有她爹和瘸了腿的阿翁是主力军,剩下的都是嗷嗷待哺的小女娃。村中人都等着云家这一房被这些赔钱货拖垮,等着落井下石,没想到却等来了一个女捕快,一个大东家,一个女神医和一代药王,他们悔恨莫及。Ps.金手指开的不大,侧重全家一起努力发家致富!
都市 连载 74万字
重生封神之我为哪吒

重生封神之我为哪吒

枯树倚藤
他重生成了哪吒,这才发现,原来洪荒世界并非自己想象的那般美好亲眼目睹着洪荒世界的各种变化已经消失的巫族重现,已经没落的龙族不甘这个洪荒世界,每一个种族都是为了..
都市 连载 85万字
贵妃千娇百媚

贵妃千娇百媚

寄南枝
上辈子,沈芙是长姐的替身。长姐是宠冠后宫的贵妃娘娘,风光无限。而她胆小柔弱,却偏偏有张倾城绝色的脸。每每传贵妃侍寝,则是她代替长姐躺在那张龙榻上。替她那不能有孕的长姐怀上龙裔。可生下孩子那一刻,平日里温柔贤淑的长姐却撕了面孔。匕首割破她的喉咙后她这才得知:原来当年的一切不过是场阴谋。而她,每晚躺在那张龙榻上时,长姐对她的便只有嫉妒与恨意。重生归来,再次回到那张龙榻上:上辈子她谨小慎微,唯恐被帝王发
都市 连载 143万字
地狱中爬出的神

地狱中爬出的神

韩家老大
魔头?屠夫?恶鬼?海天更愿意称呼自己为神。从地狱中爬出,地狱至尊重回自杀的那一天。
都市 连载 52万字
重生之苍莽人生

重生之苍莽人生

velver
蛇化为龙,不变其文;家化为国,不变其姓再踏人生,是彷徨?是迷茫?沧海扬尘是否?看见看不见的人生路,只能是坚定的走下去!
都市 连载 1247万字
女人,夜里你不乖

女人,夜里你不乖

锦雨初
世人皆说陆家三爷陆聿辰贵不可攀,又说陆家保姆女儿祈宁卑贱如尘。可他们不知道祈宁是陆聿辰藏在夜色中的女人。他深夜诱哄,极致调教,“女人,夜里你不乖,上来!”可秘恋隐婚的陪伴只愉悦了他的身体却捂不热他的心。他娶她只为换取二婚身份与失婚初恋再续前缘。婚?祈宁离了!人?她不要了!再归来,祈宁身侧有了新人。她睨着红了眼眶的陆聿辰,“我只乖乖的换了个男人。小叔,你眼红了?”纵情一夜,痴缠三载,一旦占有,我只做
都市 连载 7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