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空无尽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趣读小说网www.quduxs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没有为什么,我只是厌倦了而已!”景笙一拳砸在案几上,震得红泥小炉直晃动。

慕初红着眼眶道:“你不喜欢现在的生活,不如……不如我们不当这个王爷,一起离开这里。

嗯,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隐居,我陪你钓鱼好不好”

景笙摇摇头:“慕初,别幼稚了!你明知这是不可能的。”

慕初再也绷不住,泪水顺着白皙的脸颊落了下来,“笙笙,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滚烫的泪珠滴到景笙的手臂上,刺入他的心头,疼得发麻。

到底没忍住抬起袖子替他擦去脸上的泪水,“阿初,你没做错什么……都是我不好。”

慕初扑入他怀里,哽咽地恳求道:“我们不闹了,好不好还像从前一样……”

景笙轻抚着他的背,打断道:“阿初,你该知晓的……我们回不去了。”

“我不知道!我只想和你在一起而已。”慕初的眼泪沾湿了他的胸膛。

景笙一咬牙推开他,“慕初,别任性了!你有你命定的责任,而我有我该走的路,往后的我们注定无法同途。”

慕初身形一晃,后退两步,抿着唇幽幽地望着他。

良久,开口道:“笙笙,你是认真的”

景笙仰着头,与他对视。

两人的目光交织在一起。

过了片刻,慕初微微颔首,“我明白了。”

举着袖子在脸上胡乱地擦了下,扔下一句“打扰了”,转身向外走。

只是他的步伐太过急迫,脚下一个趔趄险些绊倒在门槛上。

景笙下意识地站起身想要冲上去扶他,死死抓住案几的一角强忍着没动,目送他歪扭着身子离开房间。

脑海里,009哭哭啼啼地说:【呜呜呜……真分了啊!】

景笙摆出一副冷漠脸:“这下你满意了吧”

009:【可白月光他好爱你哦,呜呜呜……】

“呵!”景笙嗤道,“别在这猫哭耗子假慈悲了!”

失恋的男人不可理喻。

009自认是个善解人意的好系统,安慰道:【宿主大大,我给你放首歌听,《分手快乐》怎么样】

“你他妈哪里看出我快乐了”景笙气得爆粗口。

009:【那……要不换首《可惜不是你》】

景笙:“妈的,梁静茹给你勇气了滚!”

起身吩咐侍从把府里私藏的好酒搬去凉亭里,似要大醉一场。

……

慕初魂不守舍地回到晋王府,一路步履蹒跚地爬上花园中的假山。

站在山顶上,目光不由自主地飘向豫王府的方向。

天空中不知何时飘起细雨,淅淅沥沥的,一阵比一阵凉。

冰冷的雨水淋湿了他的衣衫,他却毫无所觉。

如木雕一般,痴痴地立在原地,视线仿佛定在隔壁的某处。

凉亭里,景笙大大咧咧地靠在椅子上,周围摆满大大小小的酒壶、酒坛。

他先是拎着酒壶往嘴里灌,又嫌不过瘾,索性抱起酒坛,一坛一坛的干。

也不知是他千杯不醉,还是古代的酒度数太低,明明面前摆满空酒壶、酒坛子,越喝人却越清醒。

口中甚至不由自主地哼起后世的歌,“皇图霸业……一场空啊,不胜人生一场醉……”

歌声顺着飒飒秋风飞向隔壁。

“……一场空吗”慕初嘴里默默念着,苦笑道,“呵呵呵……”

疲倦至极的身体终究支撑不住,两眼一黑,晕倒在山顶上。

着实把守在假山下的侍卫吓得不轻,赶忙扶他回房,又去宫里请御医。

御医看诊后皱着眉头说:“晋王殿下受了风寒又郁结于心,病情恐怕有些凶险。”

一句话差点没把晋王府的一干管事侍卫魂给吓没了,赶紧快马加鞭给上林苑的皇帝送信。

安帝接到慕初病重的消息,哪还有心情打猎

丢下满朝文武勋贵,连行装都来不及收拾,便匆匆忙忙地赶回京城。

见到躺在床上病得不省人事的爱子,得知前因后果,顿时怒气勃发,破口大骂:“竖子!焉敢伤我初儿!朕定不饶你!”

命人将他抬上御驾带回宫中照料。

一墙之隔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景笙又岂会听不到半点风声

只是故作不知罢了。

009跑来通风报信:【宿主大大,白月光生病啦!】

景笙神色淡漠:“嗯。”

009诧异地问:【你不去探病吗】

景笙悠悠地叹了口气,“分都分了,何必再藕断丝连”

【好无情哦。】009小声嘀咕道。

景笙气笑了,“说得像是我乐意分手似的!”

009理亏,连忙闭麦。

隔了会儿,才说:【安帝貌似很生气,说不定会对宿主大大动手哦。】

景笙点点头,“离我们任务完成又近了一步。”

……

慕初昏昏沉沉的,似乎做了许多光怪陆离的梦。

清醒时,梦里的东西竟全然不记得。

睁开眼,入目的是明黄绣蟠龙的帐顶,“……我这是在宫里”

才发现嗓音嘶哑得不似自己的,就听见清脆稚嫩的声音响起,“啊,晋王殿下,您醒了,太好了!”

帐帘掀开,小宫女的脑袋探过来,殷切地问:“您要喝水吗”

慕初微微颔首。

小宫女动作麻利地倒了杯水递给他。

喝过温水润了润嗓子,他问起这几日的情况。

小宫女叽叽喳喳地说:“殿下您已经昏睡了一天一夜,可把陛下急坏了。”

“父皇回宫了”慕初挑眉。

小宫女连连点头,“听说您生病,陛下当天就从上林苑赶回将您接进宫里。”

“豫王呢”慕初又问。

“啊”小宫女一呆,“豫王殿下在王府呀。”

景笙身份特殊,没有宣召不得私自入宫。

“是啊……他在王府。”慕初垂下眼眸,心中苦笑道,我还在期待什么笙笙根本不会在乎。

小宫女见他失神,关心道:“殿下”

慕初回过神,问:“父皇呢”

“陛下召集六部尚书在承宣殿议事,若是知晓您醒来肯定很高兴。”小宫女笑道。

慕初挣扎着坐起身,“扶我起来,我亲自去承宣殿见他。”

小宫女连忙阻止道:“可是您才醒,还是先召御医过来给您瞧瞧……”

“不必。”慕初抬手打断她的话,“我无碍。”

小宫女拗不过他,只得认命地服侍他梳洗更衣。

慕初大病初愈,走起路来脚下还有些虚浮。

好在承宣殿离他居住的寝宫挨着,不过几十步路程。

他沿着长廊缓缓地走到殿外,正待跨入殿门,就听见安帝的声音,“你们说说吧,这回该如何处罚豫王。”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福妻难求

福妻难求

玉非妍
从人人嫌晦气的棺材铺掌柜,到万民敬仰的一国皇后,一切,从罗叙妍遇上棺材里诈尸开始,而他,像极了前世杀了她的那个人。
都市 连载 60万字
晚到的情书

晚到的情书

晴舒
[简介]琉璃之色,宛如我们爱,是你我之间一直以来的牵绊的牵绊。(男)吾爱,我翻山越岭只为再见你,…
都市 连载 43万字
重生暖婚:顾少,碗里来

重生暖婚:顾少,碗里来

可乐加冰块
上一世顾西洲宠她爱她护她,许知意却恨极了他,一心想要逃离,最后亲眼看着他死在自己眼前。重生后的许知意作风大改,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宠得了夫,暖得了床。管家痛陈:“少爷!事出反常必有妖!”秘书痛诉:“boss!这是美人计,您不能上当!”助理痛哭:“总裁!她心怀不轨,其心可诛!”某总裁淡定点头:“嗯,她心怀不诡,我就是不诡。”
都市 连载 150万字
情深不过一个世界而已

情深不过一个世界而已

小馨妍
薛小甜,一个梦想自己能够成为S市最厉害的女总裁,努力奋斗着却还是一个普通的小员工,从国外勉强留学回国后,在上班的时候“偶然”遇到了自己的初中同班同学席慕远,两人从相遇到成为彼此的蓝颜知己,再到后来,薛小甜一夜之间被冠上了Z国“最厉害的女总裁”称号。婚后,有一次一个记者采访席慕远,“请问席先生,您觉得您的太太哪方面最厉害?”男人回答:很漂亮!
都市 完结 58万字
惊世卦妃

惊世卦妃

九儿半醉
因一卦而生,却又因一卦而亡,前世的云九儿自始至终都是云相府的一颗棋子,一颗用来挡煞的人肉棋子!不被期待的出生,被人践踏至淤泥深处死亡!幸得苍天开眼,她一朝重生,踏着洁白的莲花退却一身淤泥站在万丈光芒下,她誓要云府上下二百八十一口人尝遍自己所受的每一份痛楚!只是她杀人,某男殷勤递刀,她打人,某男又派人进献良计......望着不惜得罪天下人也要把自己护在羽翼下的矜贵王爷,她终于问出口:“为什么?”岂料
都市 连载 93万字
开局分手,系统让我唱赤伶?

开局分手,系统让我唱赤伶?

一石二鸟
前世,林逸屹立在娱乐圈的巅峰,却被人陷害和某女星出入酒店。自那以后。他的人生坠入谷底,更是被人陷害出车祸而亡。但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林逸意识到,自己穿越了!穿越当天,林逸直接绑定神级娱乐系统,开局获得!魔都娱乐学院的迎新晚会上。林逸展现出自己的神仙嗓音,一首直接燃爆全场。更是引来大夏戏曲元老的点评!当等一系列的歌曲,出现在蓝星娱乐圈的时候。人们意识到,有一颗新星正在冉冉升起
都市 连载 121万字